花吐病(1)

我爱19,我可以绿了孜然背着纯洁老师和19领证吗?

pass19:

比起天气预报,罗伊斯更早从同事那得知寒潮来袭。

母亲在打电话时不忘多念叨几句,然而从出门到车库那点距离,他还是被冻的拉高围巾挡住被冻红的鼻子。停好车,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买了一大杯咖啡抱着捂了好一会,才舍得摘下手套。打卡坐电梯,被其他部门的人拽去茶水间开了一个小会,一边交流信息,双手捧着手机盲打议程,一看时间都耽误好一会了。

周一清晨只会搭配更枯燥的晨间例会。

罗伊斯推开磨砂玻璃门,会议室里坐满人,一个两个被周末吃干抹净,没精打采的模样,主座位左手边第一个位置有空缺。

“睡醒没”周一综合征是恶性传染疾病...

2018-12-02
2018-11-28
1 / 12

© 一轮明月哪都不照 | Powered by LOFTER